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广告 1000x90
您的当前位置:铁算盘心水论坛 > 科科莫 > 正文

印第安纳州:“车手们发动引擎!”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时间:2019-05-07

  在美国中西部,有一个因陆路与航路的枢纽位置而被称之为“美国十字路口”的州,它的面积位列全美第38位,人口规模居第16位,这便是印第安纳州(State of Indiana)。该州在地理上北接密歇根,东靠俄亥俄,东南邻肯塔基,西向则同伊利诺伊毗邻,与此同时在该州西北部地区还紧邻五大湖中的密歇根胡。

  印第安纳州人有一个非常有趣的绰号,音译为“胡希尔人”(Hoosier)。关于其来历可谓众说纷纭,不过有一种说法被印第安纳历史学会采纳,即“胡希尔人”来源于弗吉尼亚、卡罗莱纳和田纳西等地,被用作称呼来自偏远山区的乡巴佬。这样的绰号时至今日已经少了讽刺与歧视意味,更多是一种憨厚和自嘲幽默的象征。与之相对,印第安纳的州名就直观得多,意为“印第安人的土地”(Land of the Indians)。早在公元前8000年的冰河世纪末期,就有古印第安人在这片土地上繁衍生息。

  17世纪末开始,众多欧洲探险家纷纷来到印第安纳,打破了这里原有的宁静。最初的货物贸易为印第安纳带来了些许实惠,但随后法属加拿大因扩张欲望与同样来自于欧洲的殖民者英国爆发了越来越严重的冲突。随着法国在英法战争中失利,其在北美的殖民地大幅割让给英国。在战争中支持法国的印第安人并未屈服,反而在庞提亚克(Pontiac)叛乱之中摧毁了多处贸易聚点。直至1763年,英国皇室宣布,指定阿巴拉契亚山以西的土地留给印第安人使用,将英国殖民者排除在此地区之外,这里也被冠之以“印第安领地”(Indian Territory)。

  不久之后,北美独立战争爆发。军官乔治·罗杰斯·克拉克(George Rogers Clark)征召军队同英国作战,在经过几次战斗的胜利后,于1779年2月占领万塞纳(Vincennes)和萨克维尔堡(Fort Sackville)等重要据点,成为影响美国独立战争进程的重要事件。

  独立战争结束以后,印第安纳地区于1787年成为了“西北领地”(Northwest Territory)的一部分。1800年,美国国会通过法律,将该领地一分为二,靠西的部分成为“印第安纳领地”(Indiana Territory)。时任美国总统的托马斯·杰弗逊指派威廉·亨利·哈里森(William Henry Harrison)为领地的首任总督,首府设在万塞纳。 在印第安纳建州过程中,一些印第安原住民部落联合起来,试图阻止欧洲移民继续在原本属于他们的土地上扩张定居。总督哈里森被授权对原住民们进行先发制人式的军事进攻,漫长的战争后美国军队取得胜利,原住民的抗争宣告失败。在19世纪二十至三十年代的一系列土地购买协议完成后,大多数印第安原住民被迫离开了故土,这也成为该州在建州史上不可被遗忘的一页。

  1813年5月,克罗伊登(Corydon)成为印第安纳的第二座首府。两年之后,领地议会将建州申请正式提交给美国国会。国会颁布授权法案,要求印第安纳选出代表起草州宪法。1916年6月10日,被选举出的代表们赶到克罗伊登,开始了为期共19天的州宪法起草过程。1816年12月11日,时任总统詹姆斯·麦迪逊正式批准印第安纳成为联邦第19个州。九年之后,印第安纳州首府迁至如今的首府所在地,也是该州最大的城市——印第安纳波利斯(Indianapolis)。

  19世纪初时,随着大量欧洲移民,尤其是来自于德国、爱尔兰和英国的移民涌入,印第安纳的经济发展迎来了机遇。州政府试图把一个传统落后的农业州打造成人口稠密、经济繁荣的兴盛之州,因此大幅增加公共开支以修建公路、铁路、航运设施以及公立学校等。结果毁誉参半,虽然该州的土地价值连翻数倍,却也遭遇了严重的财政债务危机。1851年,印第安纳州颁布了第二部州宪法,明确要求避免公共债务,以应对并预防后续的经济危机。

  当时间来到美国内战期间,印第安纳州在联邦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影响。作为联邦第一个进行战争动员并参战的西部州,印第安纳的士兵几乎参与了内战中所有的重大战役。尤其值得一提的是,1861年印第安纳被要求征兵7500人,结果自愿应征者远远超过需求,数千人不得不被婉拒。整个战争期间,印第安纳州共向联邦贡献126个步兵团、26个炮兵团和13个骑兵团,总兵力超过20万人,仅阵亡的士兵就达到2.4万人。

  内战结束以后,美国迎来了工业革命的浪潮,印第安纳州的制造业也蒸蒸日上,尤其是汽车产业迎来了发展的良机。坐落于科科莫(Kokomo)的海耶斯-阿珀森(Haynes-Apperson)作为首家成功的汽车制造商享誉全美。高速公路的修建和相关产业的蓬勃发展,与汽车产业相互促进,使整个印第安纳迎来了一段辉煌的发展时期。

  从此,汽车成为美国的一种象征,它所代表的工业革命、经济繁荣乃至于洋溢着的个人主义色彩都鲜明印刻在美国人的心中。热爱体育的美国人还将汽车融入到了运动竞技之中,这其中诞生于印第安纳州的印地500(Indy-500)是历史最为悠久的经典赛车比赛之一。

  全称为“印第安纳波利斯500英里拉力赛”(Indianapolis 500-Mile Race)的比赛迄今已经有超过百年的历史。1909年,印第安纳州修建了一条长度为2.5英里的汽车跑道。这条跑道最初是用来进行汽车研究的,但从1911年开始,这条跑道也开始作为赛道举行印地500赛事。当时的赛道其实难以支撑比赛的强度,大量的碎石和柏油污渍常布满赛道表面,这对于高速奔驰的赛车而言是巨大甚至是致命的威胁。

  为了解决这个问题,赛道的建设者们用3.2万块砖以一英寸的间隔距离,交错排布在沙土之上,然后灌注泥浆,最后再浇筑沥青以形成今日的赛道。值得一提的是,在赛道的起/终点保留了三英尺的砖面赛道,这也使得整个赛场被称之为“砖场”(Brickyard)。“砖场”的全部固定座位可以达到令人叹为观止的25.7万个,如果再加上内场的座位,可以满足超过40万人同时观赛。

  1911年,共有8万名观众目睹了印地500的首届赛事,当时有40辆赛车参赛。比赛创始人卡尔·费舍尔(Carl Fisher)认为,非常拥挤的赛道根本满足不了如此多的赛车同时静态发车的需求,于是他富有创见地提出了滚动式发车的方案,这一创举不仅解决了发车难题,也成为了赛事的惯例。

  在首届比赛中,还涌现出了汽车工业的重要创新。瑞·哈罗恩(Ray Harroun)创造性地首次使用了后视镜参赛,这样就免去了一位机械师必须作为副驾驶随同的麻烦。这种做法一开始引来了其他车手的非议,认为这是在牺牲车手的安全。但是哈罗恩用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正确的。他不仅可以在观察仪表盘的同时留意到其他车手的位置,还省去了副驾驶的重量。凭借这一创新,他以6小时42分8秒的成绩首个冲过终点获得冠军,也拿到了1.4万美元的奖金。换算下来,当时哈罗恩的赛车时速为75英里/小时,而如今的赛车时速可以超过240英里/小时。

  从此之后,印地赛车联盟(Indy Racing League)支持的这项赛事除了两次世界大战期间以外,都会安排在每年美国的阵亡将士纪念日(Memorial Day)举行。

  这项比赛有着众多有趣的传统。比如,在比赛发车之前,现场观众们都会唱起一首名为《重返印第安纳故乡》(Back Home Again in Indiana)的歌曲。音乐临近尾声,大量五彩气球腾空而起,宣告比赛的正式开始。经过200圈的比赛后,获胜者会获得由33朵顶端为紫色的乳白色兰花编制而成的花环,配以红、白、蓝三色交织的绶带。

  从1936年开始,为了向三届冠军路易斯·梅耶(Louis Meyer)致敬(有传闻称,其母亲告诉他在炎热的夏日喝脱脂牛奶有益健康),比赛的获胜者都会吞下一瓶冷牛奶进行庆祝。冠军还将获得一座奖杯,上面用浅浮雕的工艺,雕刻着胜利者的容貌轮廓和赛车钥匙外形。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赛车都被视为一项属于男性的运动。直到1979年,一位名叫珍妮特·格思里(Janet Guthrie)的巾帼英雄成为首次参加这项赛事的女车手。随着女性车手参与度的不断提升和取得成绩的进步,可以预期在不远的将来,“砖场”必将诞生一位女冠军。

  科技创新同样推动着赛车运动不断提升自身的魅力。如今,一辆新式赛车的马力可以达到普通汽车的四倍以上,从静止状态加速至每小时100英里的速度耗时不足3秒。当时速达到220英里/小时之时,理论上赛车已经可以被称为“飞翔”,维持这一速度车身甚至可以上下颠倒。车轮的轮胎厚度仅相当于一张银行卡的厚度,其温度更是可以接近水的沸点。为了紧密贴合赛道,轮胎实际上已经处于一种焦油状态。极致的速度也必然带来极高的油耗,有的测算指出,高速赛车每加仑(约3.78升)汽油可行驶里程数不足2英里。总之,印地500赛车完美诠释了美国的汽车工业。

  1999年8月17日,在印第安纳州的博览会上,州长弗兰克·奥班农(Frank OBannon)的夫人朱迪宣布征集该州25美分硬币的设计方案,总共收集到3700余份作品。遴选委员会筛选出的317个方案经过印第安纳州居民的投票选择后,最终有一个方案获得了美国铸币局的青睐从而脱颖而出。

  在这个方案的中心,有一辆印地500赛车,周围环绕着19颗星,象征着印第安纳州第19个加入联邦。此外,“美国十字路路口”的字样叠加在该州的地理轮廓之上。2002年8月8日,州长奥班农在“砖场”举行了印第安纳州25美分硬币的发行仪式。或许正是受此激励,在接下来的2003年比赛中,美国车手班迪·莱斯(Buddy Rice)终于从巴西人赫利奥·卡斯特罗内维斯(Helio Castroneves)手中夺回了冠军。

  外交部:“萨德”监测范围覆盖中国大片领土 远超韩应对范畴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3月17日主持例行记者会时表示,“萨德”系统所配备的X波段雷达探测距离可达2000公里以上,监测预警范围远远超出半岛,深入亚洲大陆腹地,覆盖中国大片领土,已经远远超出了韩国应对外来核导威胁的范畴。她指出,中方不反对韩国采取必要措施维护自身安全,但这种措施不能建立在损害韩国的友好邻国中国安全利益的基础上。【详细】

  刘结一:树立新安全观加强防扩散全球治理中国常驻联合国代表刘结一在安理会审议防扩散委员会工作时呼吁,国际社会应树立新安全观,巩固和发展国际防扩散体系,通过政治外交手段处理防扩散地区热点问题。他指出,防止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及其运载工具的扩散事关国际和平、安全与稳定,是国际社会面临的共同挑战和重要任务,也是全球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详细】

本文链接:http://pkb88.com/kekemo/401.html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栏目分类

现金彩票 联系QQ:24498872301 邮箱:24498872301@qq.com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Top